欢迎光临 注册 登录 留言 收藏 演示 首页


[配音人物传记]童自荣:永远的“配音王子”

http://www.uupei.com  2011/12/3 22:12:58  优优配·配音人物传记
标签:童自荣 配音王子 配音演员
童自荣:永远的“配音王子”
  【优优配(www.uupei.com)】一天,他接到这样一个电话——“我给你介绍个商铺啊,一年就能回本。”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,估计是对方打错了电话,但还是很礼貌地回绝:“对不起呀,我岁数大了,做不了生意了。”“怎么可能呢。听你的声音……”对方显得有点诧异,觉得他是在开玩笑,忙说:“你的声音听起来最多30来岁而已。”他笑了:“我已经快70喽。”

  ——是啊,童话中的“王子”怎么会轻易老去呢 ?那个略带羞涩,长久以来隐身于银幕之后的人,有着华彩的嗓音,诠释着无数熠熠生辉的角色,一任时光流逝,依然光彩夺目,他就是老影迷们心目中永远的“配音王子”——童自荣。

  《佐罗》 《天鹅湖》 华丽转身龙套变“王子”

  今天,配字幕观看原声进口电影已为人们所习惯,而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,电影院里播放的外国影片都要进行后期配音。童自荣,即是那个“配音年代”的佼佼者之一,从1973年进入上海电影译制片厂,到2004年退休,童自荣已参与配音了上千部中外影视作品,他独特的华美嗓音陪伴了好几代中国影迷,成为人们难以忘却的美好记忆。

  青年时代的童自荣,是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。“我是被译制片的魅力所吸引的。但我进入上译厂的时间很不好。”童自荣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道,自己是从1974年左右才参与配音,当时整个中国只会引进为数不多的外国片,而配音完成后,这些片子只作为“内参”,不公开上映。直到1979年,一直以跑龙套为主的童自荣因《佐罗》一举成名。“《佐罗》是我的代表作,是老厂长陈叙一给我的机会。”童自荣穿着拖鞋配音那个装腔作势的迭戈总督,换上皮鞋让欧洲第一剑客佐罗说起中国话——主演阿兰·德龙时而慵懒无聊,时而潇洒豪爽的角色性格转变,被童自荣的声音展现得淋漓尽致——帅气的身形、帅气的声音密不可分,迷倒了全国观众。“后来,阿兰·德龙来中国时,两次跟我会面,听了《佐罗》以及后来的《黑郁金香》,他指定自己的作品在中国播放,都由我来配。”童自荣说,和电影“原型”接触,自己也因之感受了一份对艺术不妥协的傲气。

  几乎和《佐罗》同一时期,日本动画片《天鹅湖》上映——为爱情奋不顾身的齐格弗里德王子,让人更加痴迷沉醉在童自荣独具魅力的声音——王子,就应该是童自荣这样的声音。从此,他和为奥杰塔公主配音的刘广宁被誉为配音界的“王子”与“公主”。

  《蒲田进行曲》 《茜茜公主》 “王子”也能扮恶人

  童自荣成名后,赢得了无数观众的青睐,当时一些年轻人简直把他当成了心目中的偶像,但那漂亮的声音却差点成为他配音生涯的桎梏。

  “让我演喜剧、让我演反派,和我之前的戏路反差太大了,万一毁了我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怎么办?”童自荣告诉记者,自己相当珍惜“佐罗”这个形象,一度影响了戏路发展。好在当时上译厂的领导、导演们,没有让他局限于同一类型角色。1984年,《少林寺》的配音工作交由上译厂,童自荣为主演李连杰配音,在这部电影中,在导演的帮助和启发下,童自荣终于摆脱了观众脑海里的“佐罗腔”,老导演苏秀评价:“贴切、传神地配出了那个山村野小子的土味和调皮劲儿。”

  童自荣觉得成名作《佐罗》还是略微不如之后的《黑郁金香》成熟,而随后配音的《蒲田进行曲》和《茜茜公主》,则是对过去配音形象颠覆式的挑战,也是自己比较喜欢的作品。《蒲田进行曲》中的寅四郎,让童自荣开始尝试“反派”角色。而在《茜茜公主》中,童自荣则给傻乎乎的勃克尔上校配音。童自荣说自己在生活中一点都不那么坏也不幽默,但自己坚持,配音不能流于表面:“寅四郎的‘坏’是内心孤独的表现,而勃克尔上校的台词和情节已经相当丰满,只要准确地念好台词就可以,不能制造夸张的硬滑稽。”

  “我是电台粉丝,一直听广播。而且爱好曲艺,相声小品滑稽戏评弹都喜欢。”喜剧角色的成功塑造,童自荣觉得也是生活的积累,他很爱听马三立、侯宝林的相声,从中汲取了不少营养,并运用到配音工作中。

  不接广告不用手机 “王子”恬淡的晚年生活

  2003年,在童自荣即将退休之前,网上一篇《一个著名配音演员的遭遇》让早已淡出公众视线的童自荣成为备受关注的新闻人物。文章通篇列举了“近6年来”的工作生活都受到排挤打压。这位温文尔雅,略显内向的“王子”的生活的确只能用清贫和落寞来形容。“别人善意地估摸着,我的房产存款价值不少于500万时,我和老伴正挤在一间30来平方米的小屋子里。”现在,童自荣不愿再谈及当时的窘迫和矛盾。他告诉记者,退休了,很多事都不在意了,最遗憾的是浪费了很多时间,没给观众带来更多的好作品。

  退休后的生活安逸而恬淡。两个孩子在国外读书,对文艺圈不感兴趣,都没有继承他的配音事业。“我们就是普通人啊,没有什么特别的晚年生活。”童自荣告诉记者,他不懂得电脑,也基本不用手机,“顶多用它(手机)听听太太的声音,其他没什么用处呀。”现在,在许多晚会及公益性朗诵活动中,依然可以看到童自荣的身影。不过,他从来没有出现在广告中。“很多人找过我,我都婉言拒绝了,怕影响自己这么多年在观众心目中树立的形象。尤其是药品、地产广告,我真的吃不准好不好,不能让喜欢我的观众们上当呀。”他也推了不少朗诵的演出,但最近接下了一个和自己反差很大的表演。“这次塑造的是一个不满20岁的消防兵,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。这次不但要朗诵还要有肢体的表演,我快70了,声音没什么问题,但动作实在是有很大差距。”童自荣说,自己最终圆满地完成了这次表演,因为自己被这个小战士的事迹所感动,自己愿意为弘扬正气尽一份力。

  童自荣说,之前想过从事配音教学,但自己最喜欢的还是配音,当教师实在是不太擅长,偶尔做做讲座,谈一些这30多年的心得。童自荣直言,不太“习惯”现在单独配音后期剪辑的操作方式,“缺少互相激励的激情,效果不好。”而自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,曾几度辉煌的中国的译制片事业渐呈颓势,毋庸置疑的是,译制片的黄金年代已经一去不返了。

  译制片没落 “洋气”声音难寻

  2010年,童自荣为第三部《玩具总动员》(在前两部中,都是由他为影片中的胡迪警长配音)配音时,拿到了1200元的劳务费,这让他相当意外。“之前,我按照惯例估计可能也就有个800元的劳务费。”配音演员收入的清贫,肯定出乎很多人的想象。童自荣笑称,演员的片酬是配音的百倍千倍,可惜不能像“佐罗”一样“劫富济贫”。

  直至上世纪90年代,中国的译制片始终处于不断上升的发展时期。长春、上海两大译制片厂平分天下,各放异彩。目前看来,译制片已辉煌不再。童自荣说,造成这样的结果有很多原因。“以前,译制片有一个数量庞大的观众群,这一部分人,他们大多是70后,与普通的影迷的区别是,这个群体同时也是来享受电影配音艺术的。”童自荣说,时代大环境早已发生变化,越来越多的观众追求的是电影大片的原声效果。

  “人的因素也很重要。”童自荣就现状说,缺少老厂长陈叙一那样的带头人,集译、导、演一身的行家。老厂长拿来的剧本就是一个成熟的本子,是不许乱动的,也无法乱动,最多也就为了对口型加个别语气助词而已。不像时下一些外国电视剧电影,连字幕都不过关。

  译制片的翻译、导演、演员,三者不可或缺。童自荣以及同时代的刘广宁、曹雷等人无不是在陈叙一、邱岳峰、毕克、尚华、苏秀等前辈艺术家的精心培养与扶持下成长起来的。“上译厂有一个学院,招收一些配音爱好者。”童自荣说,会从这些爱好者中发掘一下人才,让他们先从群众演员这样的外围开始配音。虽然发现了几棵不错的好苗子,但令自己感到忧虑的是,还是缺少一批像自己以及前辈配音大师们那样的“洋气”嗓音。而且,配音演员的待遇、青年演员的价值取向选择,都会影响到译制片的发展。“上译厂最好的状态时,好的配音演员有30多位。现在,少得可怜。”多元化的娱乐选择也让译制片厂悄然洗牌,上译厂的品牌虽依旧坚挺,但也随时代而沉浮起落。找不到人才,留不住人才,这不是上译厂独有的问题——思虑“断代”问题,童自荣充满了无奈。

  来源:新报
[人物传记]更多精彩文章欣赏
[配音社区]其它最新美文欣赏
平台公告区
[平台新闻]优优配推出网配行业终极共赢运营模式
关注度:59317人次
[平台新闻]世界卫生组织与优优配的故事
关注度:88417人次